现在时间是:

当前位置:首 页 >> 阅览室>> 生活随感>> 文章列表

小火煨得情长久

作者:佚名   发布时间:2015-06-08 22:50:38   浏览次数:318

相对于三十年前的禁欲时代,我们现在对于婚外恋的宽容不知已经让步了多少,并且很难说,这类让步到底是一种“进步”还是一种“过度”。

这中间有个核心纠结,即无论对“小三”还是“发妻”,如何才能两情持久呢?男女情感希望天长地久,但总是长不了,其实自古就是个难题,原因是很多人不懂,由拍拖而进入婚姻后,男女间的感情表达必须“转型”,即由热恋时的“烈火”转为“文火”,甚至“小火”,不这样完成转型,继续要求天天炽热、日日缠绵的,基本死翘。

为什么呢?能量守恒。如同肾上腺素,每一对恋人的情感能量其实是受总量控制的,提前用完,就提前下课。换句话说,你对他(她)即使真有情,也请量入为出,低碳绿色,不要恣意挥霍,这一点前人是有很多教训的。

年轻时看鲁迅的《伤逝》,为“我”与子君的结局难过。究竟什么原因让他们分手的呢?曾经很文青地想,无非是环境,他们生活在“万难破坏的铁屋子里”,整个社会的沉滞与腐朽能不毁灭爱情的绿洲吗? 但现在我不再这么想。同为“万难破坏的铁屋子里”,同样有“执子之手而偕老”的夫妇,比如胡适夫妇、梁思成夫妇、钱钟书夫妇。环境固然重要,但个人的能动同样重要,因为经济的困顿,涓生和子君再也没有时间“谈家庭专制,谈打破旧习惯,谈男女平等,谈易卜生,谈泰戈尔,谈雪莱……”,自然就少了一份理想与浪漫,生活,因为求生而显得平庸。这时,双方应该把爱情的火头“调小”才是,应该转型到“平常心”,接受这样的平凡。但是他们却不,涓生以挑剔的眼光鄙视着子君因琐事而和邻居争论不休,仍希望子君像当初一样“热烈地仰视”着他;子君呢,大概也因为涓生只能“抄抄写写”而大失所望,以至于涓生因为“天气的冷和神情的冷,逼迫我不能在家庭中安身”。

由高温而骤降冰点,太多情侣的情感因缺乏“文火”的悠长过渡,甚至挨不到“七年之痒”而崩溃。把婚姻视作“围城”,视作“爱情的坟墓”,大抵都是期望过高的幼稚。事实上,爱情只有适时地转入“小火”才能不死,可惜此中三昧,与很多人说了也是白说。

烈火焚身,天文里的蓝巨星寿命都很短,无不因为燃烧过快过猛所致。 那么说了半天,“火头”之大小可以量化否?答曰,这就要因人而异地自我裁化了,也许一百对夫妻有一百种模式,总体以自己恋爱期的“火头”为参照。比如你们热恋时几乎天天漫步在梧桐路的,你现在可以控制在一周一次;热恋时你们一天接吻无数次,你现在可以控制在一天一次甚或一周一次、一月一次,其他私房事自然也以此类推,运用之妙,存乎一心,其道理每每就在你家厨房——猛火之下的菜肴都是快熟的,唯文火可以炖烂一切。









喜欢本文?

上一篇:第六种自由    下一篇:有福之人娶悍女


请填写详细信息发表评论
评论名字:
电子邮件:
评论内容:
验证字码: 验证码

     网络报警    不良信息举报    服务保障    中国文明网    网络监察

    注册本站会员   会员登录本站   返回会员中心   版主登录   本站违规内容举报

    Powered by  琪翔TVB园地版权所有 © 2011-2015 黔ICP备11001062号  

    站点说明:本站属个人非营利性网站,站内所有汇集内容仅供琪翔及其亲友学习交流使用,版权仍归原作者所有。

    在使用本站服务的过程中及学习过程中若有任何疑问请与站长或管理团队取得联系、解决。

    网络110报警服务 贵公网安备52020102520207号我们已在贵州省六盘水市钟山区网安大队备案